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 > 奇異風俗

山西臨縣衛計局長修家廟以求升官發財給我康康

 2019-12-20 09:17:01  來源:   
導讀: 衛生健康事業涉及到千家萬戶,一個地方地方衛生行政機構關系著一方老百姓的身體健康,也關系著一方百姓的脫貧、穩定。多年來,山西臨縣的老百姓和基層衛生院院長對于當地衛計局的

衛生健康事業涉及到千家萬戶,一個地方地方衛生行政機構關系著一方老百姓的身體健康,也關系著一方百姓的脫貧、穩定。多年來,山西臨縣的老百姓和基層衛生院院長對于當地衛計局的局長以權謀私的工作作風怨聲載道,主要涉及衛計局上下不顧當地老百姓生死亂作為,致使國家的健康扶貧政策功虧一簣,許多扶貧資金付之東流,基層衛生院的工作難以開展。

  2015年,臨縣衛計局局長高恩奎在老家青涼寺鄉走馬焉村大修家廟,以保佑其發財富貴、官運亨通,據村里人說高恩奎修家廟是受神仙點化。說也奇怪,高恩奎自從修起家廟后,利用職務之便,大搞工程、獨攬鄉鎮醫院維修、用煤、印刷來斂財,各級紀檢部門也沒有發現。

  一、全縣631個行政村衛生室大部分成了擺設

  臨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國家的健康扶貧資金年年增加,全縣631個行政村都由政府投資修建了村衛生室,并配備了醫療設備。之前,每個衛生室政府投資5萬元,631個村衛生室投資超過三千萬,但是這些村衛生室有名無實,95%的村衛生室沒有啟用,成了擺設,國家投資的千萬元資金打了水漂。

  二、鄉村醫生多數不在村里駐扎

  鄉村醫生是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中的主力軍,之前的鄉村醫生也叫赤腳醫生,這些鄉村醫生一輩子駐扎在農村,全心全意地為老百姓的健康服務。

  但是從現任的衛計局局長高恩奎上任以來,鄉村醫生的招聘只是走過場,所招聘的鄉村醫生都是通過關系內定。2016年鄉村醫生招聘由衛計局姜學平主持,筆試結束后,姜學平將試卷帶回自己家中,考試成績沒有集中公示,然后和高恩奎暗箱操作。這些招聘的鄉村醫生,每月享受者400元到800元的政府補助,幾乎無一在農村服務。

  三、全縣所有鄉鎮衛生院的工程都由衛計局長親屬獨攬

  臨縣鄉鎮衛生院早在2014年前,也就是在前任衛計局局長之前就由政府投資,修建成了標準化衛生院,但是在標準化衛生院修建二年后,也就是高恩奎上任衛計局局長后,就開始了鄉鎮衛生院的維修,維修工程全部由高恩奎的侄兒高榮勤、高小勤和衛計局辦公室主任王鳳琪、高恩奎的專職司機王富平來獨攬。

  2015年,兔坂醫院維修工程由高恩奎的侄兒高榮勤承攬,當時預算10多萬的工程,最后花了20多萬。

  2015年,兔坂鎮圪兔頭村的水塔工程,由縣紅十字會撥款修建,由高榮勤修建,當時臨縣紅十字會由衛計局局長負責。

  2015年,招賢醫院的彩鋼瓦工程和石白頭的醫院維修工程,是由高恩奎的侄兒、衛計局的辦公室主任王鳳琪、高恩奎的司機王富平等人來獨攬。

  2015年,清涼寺醫院彩鋼瓦工程,由高恩奎的侄兒高小勤承攬。

  2016年,林家坪醫院的彩鋼瓦工程由高恩奎的侄兒高小勤、衛計局的辦公室主任王鳳琪、高恩奎的司機王富平等人等人承攬。

  2016年5月,剛剛維修過的清涼寺醫院,不到一年又開始維修,其工程也是由高恩奎的侄兒高榮勤承攬。

  2016年,劉家會醫院的中醫館由高恩奎的侄兒高小勤承攬。

  2016年,安家莊醫院的中醫館由高恩奎的侄兒高小勤承攬。

  2016年,尅虎醫院的維修是由高恩奎的侄兒高小勤承攬。

  2016年,林家坪醫院的中醫館由高恩奎的侄兒高榮勤承攬。

  2016年,曲峪鎮正覺寺中醫館中醫館由高恩奎的侄兒高小勤承攬。      

  湍水頭醫院的維修工程和安家莊醫院粉刷和刮家工程由高恩奎的外甥承攬。

  2015年到現在,全縣23個鄉鎮醫院幾乎都有過大小工程,而這些工程都是由衛計局局長高恩奎的親屬和親信承攬,這些情況在臨縣城人人皆知,戲稱這支由高恩奎為首的工程隊是“臨縣衛生建筑專業工程隊”。

  三、“臨縣衛生建筑專業工程隊”獨攬基層衛生院用煤

  高恩奎2015年調任臨縣衛計局后的兩年內,基層衛生院的用煤全部由高恩奎的親屬和親信來供給,而且煤質差,數量差距大,基層院長敢怒不敢言,只好私下議論。

  四、官商勾結,統攬全縣衛生系統的印刷

  全縣基層醫院的資料印刷原來由醫院根據自己的工作需求自主印刷,自從高恩奎主政衛計局以來,這項業務全部由高恩奎指定的“四通印刷廠”、“躍東印刷廠”來承攬,每年涉及金額幾百萬。

  五、健康扶貧項目的“簽約服務、雙簽約服務”流于形式

  “簽約服務、雙簽約服務”是國家健康扶貧的一項惠民政策,是由國家投資,鄉鎮醫院醫生和貧困戶簽訂服務協議,而在臨縣,這項扶貧項目是光簽約不服務,健康扶貧成了一句空話,貧困戶根本享受不到這項惠民政策。光簽約不服務的原因是鄉鎮醫院大批的醫生被高恩奎上任后借調進城,造成鄉鎮醫院醫務人員嚴重不足,致使這項健康扶貧項目在臨縣流于形式。

  六、健康扶貧的農村醫保“代報代辦”項目形同虛設

  臨縣縣委、政府為了解決農村貧困戶進城報銷醫藥費的困難,由政府投資,所有行政村全部配備了“代報代辦”員,但是這項工作并沒有給貧困戶帶來方便,全縣的代報代辦員幾乎沒有一名幫助貧困戶辦理過業務,合醫辦的工作人員也沒有見過一個代報代辦員來辦理過業務。

  七、衛生局長一貫不遵守黨的政策

  臨縣現任衛計局長高恩奎,原任臨縣計生局局長,主政臨縣計劃生育工作,但是自己不遵守計劃生育政策,在二胎政策放開前就有了二胎。

  臨縣的衛生工作原來在山西是先進的,農民就醫看病是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鄉,疑難雜癥進縣城,自從這位受神仙保佑的領導主政臨縣衛計局的工作后,鄉村醫生不駐村、鄉鎮醫生調進城,醫院年年有工程,印刷費用向上升,取暖用煤有預訂,健康扶貧一場空,政府投資進了無底洞。高恩奎的獨斷專行、以權謀私在臨縣已經不是秘密,希各級紀檢監察部門核查高恩奎違法亂紀的事實,加以嚴懲,將臨縣健康脫貧的政策落到實處。

qq麻将北方推倒胡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