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 > 奇異風俗

實名舉報潁上縣原縣委副書記張家順和其孫子張鵬霸占我的財產1千多萬

 2019-09-04 07:56:11  來源:   
導讀: 關于張鵬和張家順強行霸占個人財產的舉報信  舉報人 :韓素利,男,漢族,身份證34122619620412041X,住址安徽阜陽市潁上縣謝橋鎮小張莊韓莊村,手機13865866888。 &em

關于張鵬和張家順強行霸占個人財產的舉報信

  舉報人 :韓素利,男,漢族,身份證34122619620412041X,住址安徽阜陽市潁上縣謝橋鎮小張莊韓莊村,手機13865866888。

  被舉報人一:張鵬,男,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人,系原潁上縣書記張家順孫子

  被舉報人二: 張家順,男,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人,原潁上縣書記。

  舉報請求:

  ①依法追究兩被舉報人侵占他人私有財產的違法行為,并追究刑事責任;

  ②要求有關機關介入,并責令兩被舉報人侵占的財產退還給舉報人。

  具體事實:

  關于被舉報人一

  2004年,舉報人注冊安徽省鳳臺縣冬利煤炭經營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冬利廠),也是該廠的法定代表人和股東,主要經營煤炭零售,建材,木,竹銷售。2005年8月,舉報人為考慮到實際經營場地的需要,便從潁上縣謝橋鎮萬店村孫東隊(現該租改名為張莊村)租用部分農用地,用于建設輪窯廠,并簽訂合同(附合同)。合同簽訂后,該廠總投資三百四十萬元,用于該廠的基礎建設和各類投入,2005年至2011年期間,實際經營者為舉報人。

  2011年年初,被舉報人一張鵬看到舉報人經營的冬利廠效益甚好,企圖非法占有該廠,開始舉報人并未同意。后被舉報人多次當面威脅并在公眾場所宣稱:如不交該窯廠,讓舉報人全家老少不得安寧,不讓生存于謝橋鎮,同時后期也不能在謝橋鎮做任何生意,可以將舉報人全家趕出謝橋鎮。

  2008年舉報人和韓澤亮以每年40萬元的價格競拍到謝橋鎮政府廢舊輪窯廠。當時簽訂了三年的承包合同,并約定合同期滿后優先續簽。舉報人和韓澤亮承包該窯廠后,對該窯廠進行了大量的維修和重建,簽訂合同時看到的38門窯廠,已有17門無法使用,為此花去維修費用180余萬元。2010年,被舉報人張鵬另行組織高燕等人,通過明顯高于市場價的260萬元的標準直接排擠舉報人。致使舉報人損失慘重。后經過多次交涉,鎮辦公室主任吳禮財出面,答應補償60萬元的損失。

  當時被舉報人一是被舉報人二的孫子,而被舉報人二是縣里剛退休的一把手即縣委書記(潁上縣人大代表),掌管著當地的眾多資源。被舉報人二名下的許多親戚都是縣,鎮,村等級別的重要職能部門的官員。在當地曾有“潁上張家”的稱號,只要是和張家有點關系的人,基本上其他姓氏的人員做生意都會受到干擾。在被舉報人二的個人履歷表上也自稱是潁上縣“第一書記”。2008年《南方周末》記者來當地暗訪調查發現張華琪的受賄案件中兩被舉報人家庭成員中有張志剛和張志勇存在行賄行為,并到當地進行了報道。但后來因為張家地方關系龐大復雜,相關司法部門一直尚未追究該兩人的刑事責任。被舉報人一在當地承包了許多建設工程,為了能快速能拿到土地資源,對一些在征用土地過程不服從的農戶,實行先恐嚇,后打砸搶的手段,致使許多農戶百姓怨聲載道,敢怒不敢言。

  基于“潁上張家”,“第一書記”等光環和背景,舉報人為保全家庭成員的安全,只能忍氣吞聲,交出窯廠,被舉報人一占用該窯廠的手續后,直接將法人變更為張鵬等,舉報人交出該窯廠后,但被舉報人一并未停止恐嚇。

  舉報人生性膽小怕事,顧及家庭,在遭受被舉報人一連的恐嚇后無奈通過朋友借款,全家遷至黑龍江省七臺河尋求謀生機會,因受到被舉報人一的強占窯廠的事件后,心理陰影巨大,且家庭損失巨大,一直無資金再次投資經營。                     

  舉報人被迫離開冬利廠時,離開時未獲得被舉報人的半文錢財。當時冬利廠剩余有草袋、石棉瓦、煤炭價值二十余萬;一臺挖掘機價值四十三萬;紅磚一百七十萬塊,價值四十余萬元等,累計資產達到500余萬元。被舉報人張鵬霸占該廠累計七年。

  2018年,冬利廠被拆遷,潁上縣謝橋鎮人民政府賠償該廠一筆補償款,并按照每門窯廠兩萬的標準進行補償,該廠共計有32窯門。后因該廠有部分礦塌陷,鎮政府對塌陷部分還進行了資金的補助,該筆賠款全部賠償到被舉報人一名下。

  關于被舉報人二

  潁上縣德剛建材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剛廠)是舉報人于2009年發起設立的公司,位于潁上縣謝橋鎮小張莊韓莊生產隊。同年2月開始建設,期間,租賃土地和其他各項任務全由韓素利、陳愛敏、韓為志等股東創辦,總投資1260多萬。德剛廠經營不久后即2011年年初,被被舉報人二以恐嚇和威脅等手段要求舉報人退出該廠,交出公章,營業執照等資料。

  從2011年年初至2019年8月該德剛廠持續由被舉報人二安排人員實際經營和掌控。舉報人不服被舉報人二的霸道行為,便多次與女兒前往德剛廠去問被舉報人張家順索要德剛廠的相關權利憑證等手續。當時張家順本人并未露面,而是在舉報人未到之前已經給窯廠所有人員施加壓力,以開會形式威脅大家稱:“如若有人搗亂,影響廠內經營,亂棍往死里打,一切責任與簽名人無關、由張家順負責”。并留下字條要求謝軍一,姜因祥、萬友山、鄭德喜等所有后勤人員簽名和蓋手印。舉報人當日到達會議現場后,姜因祥將該簽字的字條轉交舉報人的女兒韓澤秀查看,同時姜因祥還明示會議室門后備有木棍,鋼棍等。舉報人迫于害怕無故返回。

  由于舉報人不甘愿受張家人如此欺負,便多次和被舉報人交涉提要求,被舉報人通過經韓素奎從中協調,被舉報人就霸占德剛廠和冬利廠的事實向舉報人僅支付了人民幣150萬元的補償款。根據當時這兩家廠的經營效益來看,舉報人擁有的這兩家工廠的資產規模達到2000萬的估值,遠遠超出150萬的價值。

  綜合以上事實,均是客觀存在。

  舉報人認為,張家在潁上這片土地上有恃無恐,為所欲為,隨意侵占公民私有財產,危害一方,是因為在當地這種環境無法逃離“潁上張家”,“第一書記”權利的影響。被舉報人一是被舉報人二的孫子,具有直接的親屬關系,被舉報人一借助被舉報人二的關系的政治資源,攬得市場上的許多資源,在當地橫行霸道,完全是憑借著他家的政治背景和腐敗環境所為。在法治社會的今天,還有人如此膽大妄為的大肆違法行為,居然無人敢管,無人敢說實話,問題根源在于背后的權利腐敗。請各領導和涉黑小組能夠認真的調查,核實舉報人陳述的事實和真相,嚴厲懲治兩被舉報人的違法行為,還我全家公道。后期需要舉報人配合調查的,舉報人可以積極配合,絕不提供虛假陳述。

  舉報人現在家庭成員都已經陷于經常被恐嚇的生活狀態,精神幾乎處于崩潰地帶,但舉報人在中國還有法治還有正直的領導,因此冒著各種壓力和打擊來繼續申報冤情,請給舉報人一個公道

  此致

  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

  舉報人:韓素利

  時 間:2019年8月28 日

qq麻将北方推倒胡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