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走進科學

中國能夠孕育一兩家偉大的新能源汽車企業

 2019-07-05 12:40:45  來源:   
導讀: “我用了10年研究汽車產業發展方向,特別是研究了前30年電池產業的歷史,最終我決定帶著團隊,帶著兩次創業積累的資金,投入電動車事業中。這是必然的方向,而且是最主流的方向

“我用了10年研究汽車產業發展方向,特別是研究了前30年電池產業的歷史,最終我決定帶著團隊,帶著兩次創業積累的資金,投入電動車事業中。這是必然的方向,而且是最主流的方向。” 近日,博郡汽車董事長、CEO黃希鳴博士很篤定地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上世紀80年代,黃希鳴先后在華中工學院(現為華中科技大學)、大連理工完成力學專業本科與碩士學業,工作一段時間后,于1990年考入美國佛吉尼亞理工大學,攻讀航空航天專業博士學位。此后,在通用汽車、福特汽車工作長達13年,專注于整車性能開發。2007年回國創業,2016年創立博郡汽車。

去年7月份,《造車新勢力靠譜指數大排行》(下簡稱:《排行》)發布。對此,前奇瑞汽車副總工程師陳超卓說:“博郡汽車比《排行》上面很多造車新勢力更靠譜,可惜的是不在榜單。”

是什么讓黃希鳴選擇了一條生死未卜的造車之路?黃希鳴自己介紹到,中國政府宣布扶持電動汽車發展,他感覺有一種使命在召喚自己,“汽車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之一,可以帶動非常多的產業,所以我覺得汽車產業發展起來,中國才算真正成為世界強國”。

海歸汽車人才

帶來造車新觀念

2007年3月份,黃希鳴回國,當時與人合伙成立了美國先進車輛技術有限公司。

他回國的前一年,中國汽車銷量首次超越日本,成為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汽車消費國。2006年也是落實“十一五”規劃的第一年,自主創新在“兩會”上被提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汽車業自主創新也成為業界的熱門話題。

從那時起,海外汽車人才回國潮再次興起。黃希鳴說,“陳超卓、陸獻強、包益民、梁偉等人都是那個時期回國的。那時候國內車企覺得海歸人士什么都會,但實際上,單純靠一個人,是不可能把產業拉起來的。”

黃希鳴認為,當時美國的發展環境也有局限,“早些年,在美國汽車企業,外籍人士會有一些天花板,既有語言溝通能力的因素,也有各方面能力受到限制。美國分工很細,工作的面比較窄”。

回國后,黃希鳴沒有選擇去國內汽車企業,他說:“我喜歡挑戰,所以我做了很多的嘗試,雖然沒有在企業里面工作,但是幫助一些企業做了不少事情。實際上國內的很多產品都有我們研發團隊的身影。”

“他比較低調,有韌性,有典型的湖南人性格,在美國底特律和中國上海成立研發中心,把北美福特退休的各方面專家召集到了底特律研發中心。”一位熟悉黃希鳴博士的車企高管告訴記者。

談到海歸汽車人才對中國汽車業的作用,黃希鳴表示,海歸人才帶來了很多新的理念和觀點,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營商環境改善

讓造車夢夢想成真

2008年,黃希鳴成立上海思致汽車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到2014年,有60多位國內外專家及工程師加盟。公司先后為福特、通用、一汽、上汽、廣汽、吉利、長安等知名整車廠進行NVH性能調校、操穩性能調校、底盤設計等。

“創業初期有一些波折,首先對我來說經濟實力不是很強,為了創業我把全部的資產,包括退休金全部押進去了。”黃希鳴對記者表示,因為技術實力不錯,黃希鳴所在的公司很快在國內站穩了腳跟,先后接到上汽榮威550和長安福特嘉年華兩個大項目,并收獲了不錯的凈利潤。

每個汽車行業的人都有造車夢。隨著中國政府大力扶持電動汽車產業發展,潛藏在黃希鳴心里的造車夢令他心潮澎湃,2014年他帶著上海思致汽車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原班人馬做起了造車的前期準備工作。

“汽車業不是暴利產業,凈利潤大概也就是5%。做得較好的像豐田、本田等車企,有8%的凈利就已經不錯了。”黃希鳴表示,10年前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做一個汽車企業,但回憶起來,在看到歷史的機遇的時候,感覺是有使命在召喚自己。更為重要的是,中國不斷優化的營商環境成就了黃希鳴的造車夢。

“我們能做到今天,與地方政府、各個企業的支持分不開,如果把我放回到美國去,估計就不行,那里沒有營商環境和政策的匹配、支持。”黃希鳴對記者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政府對創業支持力度非常大。南京市政府在沒有看到成果的時候就支持博郡汽車,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黃希鳴向記者透露,他1998年在通用汽車就開始接觸電動汽車,“當時開發的電池跑不到100英里就沒有電了,所以商業化比較困難。”

“汽車已有上百年歷史了,但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除了一些機械的改良,如外噴油變成內噴油,沒有革命化的改變。但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肯定會發生顛覆性的發展。”黃希鳴認為。

2016年創立的博郡汽車,現在已經擁有了一支近1000人的團隊,在底盤平臺、三電技術、整車性能、輕量化、ADAS自動駕駛方案等方面均擁有核心技術。目前,公司分別在美國底特律,南京、上海、北京、淮安等地設立了研發中心或生產基地。

擁有核心把控的技術

才能活下來

我國共經歷了三次民營造車潮:上世紀90年代后期,以吉利為代表的民營車企以低價殺入汽車業;21世紀初,以比亞迪、奧克斯、波導等家電巨頭掀起造車潮;2012年后,以蔚來汽車、小鵬等為代表的民營互聯網企業跨界造車,以威馬汽車、博郡汽車等為代表的傳統車企高管造車,以萬向汽車、江蘇敏安等為代表的零部件企業造車。

“實際上每一次造車潮都會成就一些企業,前一波民營企業造車潮中吉利這些企業沉淀了下來,家電企業造車潮中比亞迪沉淀下來了。”這些企業究竟是靠什么活下來的?黃希鳴表示,關鍵還是技術和能力,必須要有自己核心把控的技術。比亞迪在電動車方面有一些技術積累,吉利轉型過程中也有一些技術支持。

博郡汽車能活下來嗎?黃希鳴已經在為企業活下來做準備:一是與一汽夏利成立合資公司,通過創新的合資模式獲取資質和可靠的生產基地;二是與中化國際旗下的銀鞍資本簽署25億元投資合作協議。還有此前融到的15億元,解決了造車資金問題。

“估計2019年很多企業熬不過去,給存活下來的企業留下更多的發展空間。”黃希鳴對記者表示,電動汽車行業到2020年、2021年反而是快速上升的時期。

采訪中,黃希鳴多次提到“沒有情懷是造不了車的”。他對記者表示,傳統燃油車的關鍵技術都在外國車企手里,你要打破技術壟斷相當難。中國發展電動汽車繞開了那些專利技術壁壘,當國內新能源汽車企業可以與大眾汽車、豐田汽車一起打的時候,中國有機會孕育一兩家偉大的汽車企業。

qq麻将北方推倒胡规则 香港红姐统一彩图图库+百度 捕鱼大亨91版本下载 股票涨跌原理和机制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3 pk10开奖历史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云南11选5必赢打法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直播 甘肃快3开奖 博乐填大坑下载并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