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軍事 > 軍事人物

在舞臺上找到久違的美好,昆曲《浮生六記》在上海大劇院成功首演

 2019-07-15 10:57:05  來源:   
導讀: 上海大劇院制作的第一部獨立出品、聯合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打造的昆曲《浮生六記》,前晚在上海大劇院大劇場成功首演。昆曲《浮生六記》以清代沈復撰寫的《浮生六記》為底本

上海大劇院制作的第一部獨立出品、聯合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打造的昆曲《浮生六記》,前晚在上海大劇院大劇場成功首演。

昆曲《浮生六記》以清代沈復撰寫的《浮生六記》為底本,由青年編劇羅周執筆改編,青年導演馬俊豐執導,昆劇名家石小梅和胡錦芳擔任藝術指導,中國昆曲享有最高輩份的泰斗級大師張繼青擔任藝術顧問,江蘇省昆劇院的青年昆曲演員施夏明、單雯主演,還集中了江蘇省昆劇院院長李鴻良、副院長顧駿、老旦名家裘彩萍這三位劇院第三代的頂梁柱藝術家和永嘉昆劇團副團長由騰騰為之配戲。上海大劇院總經理張笑丁表示,600年歷史的古老昆曲和《浮生六記》有著氣質上的天然契合,“我們想把大家從文字引入到劇場當中,讓沈復和蕓娘從文字變成活生生的人物,把文人的生活夢想或者說是一種處世態度帶回到現實當中和當下,喚醒當代人的傳統文人精神生活狀態,在舞臺上找到一種久違的美好。”

該劇編劇羅周曾創作過大量戲曲劇本,此次她將《浮生六記》改編為同名昆曲,她說,“沈復《浮生六記》原著最打動我的,不是他與蕓娘點點滴滴的生活情趣,也不是命運對恩愛夫妻的一次次戕害,而是文字背后、沈復書寫時的至喜至悲、悲喜交織。”改編時,羅周將殘本組織為“盼煞”“回生”“詫真”“還稿”“紀歿”五折及余韻結構,并創造出原書中從未出現過的角色——半夏,并以半夏為觀眾之眼,作為置身書外的第三者觀沈復與蕓娘的生活,現實生活與書中世界齊頭并進,又相互映照。

曾執導過小劇場昆劇《四聲猿·翠鄉夢》、大劇場話劇《繁花》等眾多舞臺劇的青年戲劇導演馬俊豐擔任此劇導演。他為這部作品呈現出了既有昆曲意境又有江南味道,還有文人哲思以及當代審美的舞臺美學,令人耳目一新。

該劇兩位主演施夏明和單雯雖然十分年輕,但在當今昆曲界以被公認為是“金童玉女”的生旦組合。由他們二人在舞臺上再現沈復和蕓娘這一對“神仙眷侶”,可謂再合適不過。施夏明說,這次的《浮生六記》是一部“小而精,慟而美”的作品,“與沈復的《浮生六記》初見面時,我便深深地被書中所記載的點滴日常所打動。常言道,貧賤夫妻百事哀,但在沈復的筆下,他與蕓娘卻把粗茶淡飯、平淡無奇的日子過成了一首最美的詩。當蕓娘撒手人寰,我感嘆世間將再無如此美好的人和事,卻并未覺得多么的悲涼與傷感。”

曾經推出過大師版昆曲《牡丹亭》、京劇《梅尚程荀史依弘》、京昆合演《鐵冠圖》等重量級創新戲曲項目的制作人林愷表示,他要做的便是讓戲曲更加多元化的發展,讓《浮生六記》這樣具有極美情致的作品既在古典中穿梭,又在現代里徜徉,“在《浮生六記》的世界里,沈復夫妻有著令今天的我們艷羨的生活情趣,他們在不完美的生活中,創造出了極美的精神世界,留下了最美的眷侶詩篇。這種美與不完美的對立一直溢出書本,感染著今天的讀者,明明知道背后是沈復思念的凄苦,卻在歡愉中閱讀著蕓娘的情趣。今天請觀眾走進劇場觀看《浮生六記》的意義,就是讓沈復與陳蕓提點我們,美好的或許就是生活的種種‘不完滿’,與其埋頭朝著完美生活的彼岸苦渡,不如在尋常的現實中體味生活的樂趣。”

qq麻将北方推倒胡规则